首页  留学佳大  招生专栏  教学与科研  新生专栏  校园生活  图片视频专区  校友风采  联系我们  English 
当前位置: 首页>>教学与科研>>正文
  •  教师风采 
     课程介绍 
     精品课 
     教科研信息 

教学与科研

汉语教学的特点和汉语教学法(讲稿)
2014-07-08 08:41   审核人:

新中国的对外汉语教学已有六十多年历史,进入汉语加快走向世界的新时期也已八九年了,要问起我们所主张的汉语作为第二语言教学的教学理念是什么?在这交际法、任务型教学法盛行的时代,我们所认同的对外汉语教学法又是什么?这个问题其实早有答案。

一、 重视第二语言教学的一般规律

对外汉语教学作为整个第二语言教学的一个组成部分,必然体现第二语言教学的共性;也应该与世界第二语言教学相接轨。特别是居于第二语言教学领先地位的英语教学的经验和研究成果,非常值得我们重视和借鉴。第二语言教学的一般规律,原则上也适用于对外汉语教学。

1. 第二语言教学的新理念

第二语言教学的专家们提出过很多新的理念。本文认为其中最重要的、适合于汉语教学的主要是:

培养交际能力——第二语言学习的根本目的是为了交际,要培养学习者综合运用语言的能力特别是跨文化交际能力,而不是仅仅掌握语言知识 ;

强调互动运用——语言是一种能力,能力就需要在“用中学”,学了才能用;讲只能讲懂,练才能练会;

重视认知规律——语言与思维密切相关,互相促进;语言学习是认知活动,是智力活动。

特别是对逻辑思维能力强的成人学习者,必须强调以理解为基础,重视语言规则的掌握;

体认多元文化——了解目的语文化才能得体地运用目的语;通过文化对比,才能更好地

认识母文化,增强多元文化意识;

突出学生主体——语言学习是否成功,主要取决于学习者本身,特别是他的动机、态度

和学习策略。

2. 要研究第二语言教学理论的新发展及其对对外汉语教学的启示

西方学者们提出的新教学理论也很多。本文认为用来诠释学生如何学习的“社会建构主义理论”和用来诠释什么是教师的教学的“后方法理论”是非常值得我们关注的两个理论。社会建构主义理论,强调知识不是由外部灌输的,而是由学习者在原有经验的基础上对当前事物加以主动理解而自己建构的。只有主体自我建构的知识,才能真正得到内化。而个人对知识的建构,又必须借助于外界的环境,发生在与他人的交往(合作、磋商、调整、修正)当中,是社会互动的结果。社会建构主义的学习观突出了学习者的主体作用,强调了主体的活动、认知、情感的重要性。

“后方法”理论认为语言教学已经从“方法时代”转向“后方法时代”。以往的教学法是专家们由上而下建立起来的理论模式,不能适应复杂多变的、特定的教学环境;实际上也根本不可能找到放之四海而皆准、解决一切问题的所谓最佳的教学方法。后方法理论不是不要方法,而是要求教师针对自己的教学实际,自主地运用、开发适合的教学方法。这样,教师就不仅是教学理论和教学方法的实践者、消费者,也是教学理论和教学方法的研究者和探索者,要把自己的教学经验理论化,从宏观上掌握教学理论和教学法发展的趋势。

除了这两个理论外,对我们具有较大启发意义的还有美国提出的《21 世纪外语学习标准》美国的外语学习“5C”标准,包括运用目的语进行交际、体认多元文化、贯连其它学科、比较语言和文化特性、运用于国内外多元文化社区等五个目标和语言沟通、理解诠释、表达演示等三种交际模式,已成为美国外语教学和教材编写的“宪章”,也为国际第二语言教学界广为接受。对我们的汉语教学也有很高的参考价值。

二、 研究和探索汉语教学的特殊规律

上述第二语言教学的一般规律,体现了第二语言教学的共性,对我们汉语教学同样有指导意义。但我们还必须看到汉语教学的特殊性。汉语本身的特点使得汉语教学具有与其他很多第二语言教学不同的特殊规律。

汉语一直被认为是世界上最难学的外语之一,美国国防语言学院把汉语列为对美国学生最难学的第四类语言。原因在于,属于汉藏语系的汉语与绝大多数学习者的母语,不论是印欧语系的还是阿尔泰语系的,甚至包括目前学习者人数最多的母语——日语和韩语等语言的谱系关系,都相距很远。以英语为母语的学习者为例,与同属于印欧语系的“亲属语言”相比,汉语对他们来说是一门“真正的外语”(R.Walton)。美国和澳大利亚的学者们研究认为,达到同样的水平,学汉语所需的时间是学习德、意、西、葡语等“亲属语言”的三倍多。应该说“汉语难”是客观存在。作为一名对外汉语教师,我们需要正视“汉语难”的现实,客观地、科学地分析汉语难在哪里以及如何化解它。

1. 汉语作为第二语言的特点和“汉语难”

“汉语难”首先体现在语言的结构方面。特别是,以语序和虚词作为主要的语法手段、词类和句法成分不一 一对应、常用“意合法”组织句子的汉语,对于习惯于以词的形态变化为母语语法手段的众多的学习者来说,感到很难把握。他们在学习同样是以词的形态变化为特征的“亲属语言”时,母语有关性、数、格、时、态、体变化的知识,能对他们学习目的语产生“正迁移”(至少提个醒)的作用;而对学习汉语则可能产生“负迁移”的作用。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学了助词“了”以后,他们很容易把它理解为过去时的标志而加以泛化。在词汇方面,跟我们有较紧密的文化联系的周边国家和民族的语言中,可能会有一些发音相同或接近的词汇,给他们的汉语学习带来一些“便利”。但对世界大多数国家的汉语学习者来说,要通过汉语中的“外来词”来减轻词汇学习的负担,机会是不多的。即使能碰到也未必能提供帮助。比如,英语为母语的学习者,就很难把“啤酒”和“beer”联系起来。

汉语特殊的书写系统——汉字,已公认为学习汉语的最大难点。其实汉字的结构还是有规律可循的。掌握数百个常用汉字后,通过部件组合、形声结构等有关知识,再学习新汉字就容易多了。比汉字更难的是汉语声调的掌握。汉语每个音节(汉字)都有自己的声调,而声调与音节的关系可以说毫无理据性,完全凭记忆。这绝不是一项很轻松的学习任务。

除了汉语结构方面的特点、难点外,“汉语难”还表现在由于东西方习俗、文化的较大差异,对理解和使用汉语所造成的困难。

2. 汉语教学法的争论和汉语教学的现状

正因为汉语存在上述特点,对汉语教学该采用何种方法,海内外一直有着不同的看法。以海外汉语教学的重镇美国为例,围绕如何教汉语的问题,至少从八十年代初的 “Proficiency movement”开始,就一直存在着争论。而争论的核心,就是重“功能”还是重“结构”。今天,美国一些中文教师和研究者主张汉语教学应该走西方语言教学的路子,完全采用交际法和任务法。代表人物就是俄亥俄州立大学的吴伟克教授和夏威夷大学的任友梅教授等。任友梅在《美国国内的汉语教材》一文中,曾批评美国的中文教学界“更倾向于保守”,主张用任务式教学法取代传统的课程内容。以普林斯顿大学的周质平教授为代表的另一派则主张以听说为主的操练法,他强调首先必须让学生掌握句子结构,“首先要说对”。他认为语言结构的教学又必须以操练为主。

两派观点针锋相对,其实质也还是汉语教学界的“功能派”与“结构派”之争。 其实,在第二语言教学的历史上,“结构”与“功能”之争一直存在,不仅限于汉语教学。在西方语言教学中,有重语言形式和重语言意义两种不同的教学途径。前者是以语法翻译法和听说法为代表的、传统的结构主义教学法,后者是以交际法和任务型教学法为代表的、作为当前西方语言教学法主流的功能主义教学法。两不同教学途径的教学理念,一直针锋相对。

而俄罗斯的第二语言教学又与欧美的教学理念不一样,自成一派。在原苏联自觉实践法的影响下,俄罗斯汉语教学特别重视语言学理论的指导,强调首先要理解语法,然后通过大量的实践来掌握语言。在教材中对目的语和母语的语法要做十分详尽的分析与比较。

总的来看,汉语教学法的现状是怎样的呢?经过一些调查了解,我们发现到目前为止,即使在交际法、任务法的策源地和中心——欧美国家,这两种方法在各西方语言的教学中已取得无可争议、几乎“一统天下”地位时,纯的、经典的交际法和任务法在成人、专业性汉语教学方面,至今似未成为汉语教学主流;这里的汉语教学实际走着一条与西方其它第二语言教学不完全一致的路子:强调以掌握结构为基础,重视语法的讲解和句式的操练;同时也汲取了交际法、任务法的一些新元素,呈综合化的趋势。我们所知道的美国著名的明德模式、普林斯顿北京班、哈佛北京书院、哥伦比亚北京书院等,汉语教学的路子无不如此。

将这一结论用于世界其他各地的成人汉语教学,相信也不会失之武断。

但在少年儿童的汉语教学中,以任务、活动、游戏为特征的汉语教学,显示了很大的优越性,正迅速地发展。

三、 “结构-功能-文化相结合”的综合法

借鉴第二语言教学的一般规律,研究汉语教学的特殊规律,都是为了进一步阐明我们的结构-功能-文化相结合的教学理念,完善我们的结构-功能-文化相结合的综合法。

1. 对教学法理念和方法的思考

现代语言教学一百多年历史上,第二语言教学出现过数十种教学法,流派纷呈,百花竞放,各领风骚十几年、几十年,为提高我们对第二语言教学规律的认识和提高教学效率做出了贡献。但同时也要看到:教学法流派之争,常常是强调一点,不及其余;有时甚至标新立异,推向极端;或者在两个极端之间跳来跳去(如听说法主张对学生严纠错而交际法则不纠错的两种极端做法)。

以上述对待结构与功能的关系为例,第二语言教学法史上常常把两者对立起来:结构主义教学法只重视语言结构教学,不注重培养语言运用能力;功能主义教学法(特别是交际法)重视了语言功能,又不重视语言结构的教学,不要求语言表达的准确性,两者均难以适应作为“真正外语”的汉语的教学。

解决这个问题,也许需要求助于中国文化,运用中国式的思维方法——充分考虑到各方面的因素,不走极端,找一个平衡点。

大部分中国大陆学者主张:恰当地处理结构、功能和文化的关系,并使三者很好地结合起来。结构、功能和文化是对外汉语教学的三个主要内容;而三者的完美结合,不要以结构来拒绝功能;也不要因功能而放弃结构;同时还要重视文化的体现,这就是我们所主张的教学理念和教学法。

2. 对外汉语教学法的探索之路

结构-功能-文化相结合的综合法 ,是以北语为代表的中国对外汉语教学界半个多世纪以来在汉语教学法探索的道路上逐渐形成的。

60 多年来,我国对外汉语教学大体上经历了三个时期:即从 50 年代到 70 年代的结构法时期;80 年代到 90 年代的结构与功能相结合时期;90 年代末到新世纪,进入结构-功能-文化相结合时期。

结构-功能-文化相结合的综合法,一方面汲取了交际法、任务法的主要优点: 强调培养交际能力的目标;强调调动学习者的主动性;强调教学内容的真实性和实用性; 强调课堂的活动和互动,包括最高的任务式的活动。同时,从汉语教学的特点出发,又继承了语法翻译法和听说法的主要优点:强调以语言结构的教学为基础;强调认知和掌握语言规律的重要性;强调(特别是基础阶段)必要的操练以获得正确性。

3. 结构、功能、文化三者的关系

如何来处理结构、功能、文化三者的关系?结构是形式,是基础;功能是目的,是导向;文化是内容,是条件。在这一“三结合”中,结构是正确地运用语言的基础,功能是有效地运用语言的目的,文化是得体地运用语言的条件,了解目的语国家的文化,增强多元文化的观念,又是第二语言学习的重要目的。

特别重要的是,要根据学习者的特点、学习目的和学习程度的不同,分别采用显性或隐性的方式进行结构教学。对成年人、专业学习者、较高水平的学习者,可以采用演绎法或归纳法,显性地进行语言结构的教学,让学习者在大量实践的基础上,有意识地掌握语言结构规则;对儿童、非专业学习者,教师、教材对每课结构教学的重点,(作为暗线)要心中有数;而课堂教学则避免对规则显性的讲解或操练,主要通过大量的活动让学习者获得正确使用语言的能力。

4. 结构功能文化相结合应体现的十大元素

在后方法时代,方法可以自行选择,比具体的教学方法更为重要的是指导语言教学的原则。总结我们自己的经验,参照世界第二语言教学发展的新趋势,我们提出下列十大元素,希望能概括国内外提出的、最为重要的教学原则:

交际 主体 文化 互动 认知

情感 策略 环境 评价 技术

5. “ 结构-功能-文化相结合”课堂教学的一种模式

不同的教学流派有不同的课堂教学模式,各有其特色。但我们认为就学生的课堂学习而论,“展示、操练、表达”模式,还是比较全面、务实、靠谱。在此基础上,我们吸收功能主义教学法的一些创新做法,提出下列课堂或教材的教学设计的建议:

(1)根据学生的需求,提出明确的学习目标,引起学习的兴趣;

(2)热身,激活学生原有的知识,温故而知新,导入新课;

(3)展示新课内容,包括处理课文、生词,对语言点和文化点的适当讲解;

(4)对新语言点进行操练(不排除机械性操练),达到熟练掌握语言结构的程度;

(5)结合本课功能和话题进行有情境的、有意义的双人或小组活动。并根据因材施教的原则,提供拓展性学习 ;

(6)综合运用所学知识和所获能力,以小组形式进行接近生活实际的交际性、任务型活动;

(7)自我测评,总结学习收获。

四、 “三结合”综合法的教材实践——从《实用汉语课本》到《新实用汉语课本》

1981 年开始陆续出版的《实用汉语课本》,突破了我国对外汉语教材纯结构法的传统,第一次在对外汉语教材中引进西方“功能”的内容,开启了我国对外汉语教材“结构与功能”相结合新阶段。上世纪 80 年代中期到 90 年代,《实用汉语课本》曾是世界上使用最广泛、影响最大的汉语作为第二语言的教材。到 90 年代,据美国麻州大学邓守信教授调查,《实用汉语课本》 “被全美超过四分之三的大专院校话语课程所采用 ”。美国佛蒙特大学印京华教授认为“《实用汉语课本》第一、二册所包含的教学内容实际上成了美国大学汉语一二年级的基本教学内容的标准”。据德国美因菲大学孟雅坤老师统计,德国教中文的大学中曾使用过《实用汉语课本》的占 77%。莫斯科大学谭傲霜教授也曾来信谈到《实用汉语课本》在俄罗斯是“最受欢迎、使用量最大的汉语教材”。当时中国派往世界各地的出国教师也基本上使用这套教材。

进入 21 世纪后。在国家汉办的主持下,开始了实用汉语课本教材系列第二代产品《新实用汉语课本》的研制。《新实用汉语课本》是一套体现“结构-功能-文化相结合”教学理念的全新的教材。最初推出了英文、俄文、泰文、西班牙文 4 个 文种注释本,2009 年,在国家汉办大力支持下又陆续推出 了 9 个语种注释本的入门级分册。第一册出版 11 年来,已31 次印行。现在该教材已为南北美、东西欧、亚、非、澳洲 2000 多家大学、中学和汉语教育机构所采用,成为国外大学中文专业使用最广泛、最有影响力的汉语教材之一。

这套教材先后荣获“北京市高等教育精品教材”、 2007“输出版权优秀图书’、“中国图书对外推广计划”重点推荐教材、“十一五”国家重点电子音像出版物出版规划项目、以及“优秀国际汉语教材奖”( 2010 年)等奖项。

为了适应汉语教学不断发展的新形势,在国家汉办的支持下北语出版社组织了北语十多人的优秀教师团队,争取两年左右的时间,完成全部六册主教材的修订。面貌一新的《新实用汉语课本》三版第一册主课本将在今年九月前出版。

结 语

结构-功能-文化相结合,是根据我们长期的教学实践总结出来的、汉语教学的理念;也是大多数对外汉语教师和学者所主张的、或实际上在使用的、具有中国特色的汉语教学法,它体现了汉语的特点和汉语教学规律;也符合第二语言教学发展的总趋势。这一理念和方法,已为越来越多的海外汉语教学工作者所赞同。

但它又绝不是汉语教学唯一的方法。教学和学习理论的研究,是无止境的;社会对第二语言教学的要求,是在不断发展的;学习者的特点和需求更是多种多样的。因此,汉语教学理念和方法的探索,总是有无限的空间。我们期待进行不同教学法的探索,包括把交际法、任务法更多地引入到汉语教学中来。

但无论如何探索,都必须从汉语教学的特点出发。

关闭窗口

地址:中国●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学府街148号 邮编:154007
传真:0086-454-8617486/8603918     电话:0086-454-8603918
电子信箱:jmsu_icec@163.com